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空名庐

从事基层教育、新闻、宣传多年,落脚于文化。虽未虚度年华但无所谓成就。空有其名耳。

 
 
 

日志

 
 
关于我

我之缺点别人没,我之优点别人有。四舍五入认俩字,俺这脑袋会干啥,里边装着思想家。 已创作微奇小说550、上传手机摄影10000张。

网易考拉推荐

【牧野文化行】拜访河畔诗人申东海  

2015-04-22 14:35: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牧野文化行】拜访河畔诗人申东海

诗人门口唤无影,
回音荡在河滩中。
循声摸路下河畔,
先照几张好风景。
扭头看见一农夫,
喷药伺苗乃诗翁。
【牧野文化行】拜访河畔诗人申东海 - 迟  夫 - 空名庐
        这是寺庄顶所称南大堤,实际上居村而观,应叫铁路西、南大堤,或直呼西南大堤。
        现在这里是寺庄顶的村外居落点之一,共有二三十户人家。观粮拜访的人,其家就在岸上。……
       南大堤所临共产主义渠简称共渠,图为共渠北畔的水电灌。
       观粮青少年时代没少在这里洗澡,洗澡豆是游泳。那时,整个河床没有这么高、没有这么严重的淤积,也没有这么多青草裸露于外,即便有草裸露于外,也是水下杂草,亦即鱼草之类。现在那些鱼草,早已多年不见。尽管“96.8”洪水过后之冬,进行过清淤,然而,不到20年,河床淤积反弹如故。
【牧野文化行】拜访河畔诗人申东海 - 迟  夫 - 空名庐
        顺河向东望去,乃是京广铁路桥,寺庄顶唤作南洋桥的便是。这座桥两旁的便道曾是步行或骑自行车往返城里的交通便道,近些年铁路沿途实行了封闭性管理,过去的事成为回忆。
        您看,一列客车北上。
【牧野文化行】拜访河畔诗人申东海 - 迟  夫 - 空名庐
        您瞧,一列货车南下。
【牧野文化行】拜访河畔诗人申东海 - 迟  夫 - 空名庐
        百把米宽的河流,当年真是绝好游泳场,雨稠季节也是满满当当、势不可挡的泄洪道。对岸村落乃是善河村。镜头所拍,乃是对岸偏西南方向。
【牧野文化行】拜访河畔诗人申东海 - 迟  夫 - 空名庐
        逆水正西,乃是老新辉路上的公利桥之北桥。而今,由80年代起、经世纪之交,分两次对路、桥均作了彻头彻尾的移植和改造——遂成现今长长的宽宽的直统统的大桥。
【牧野文化行】拜访河畔诗人申东海 - 迟  夫 - 空名庐
        本篇主人翁——时下正在筹建的王村镇文学沙龙发起人之一、诗人申东海,进入观粮的镜头。
        却原来,他在这里的滩地上开了一点荒,春玉米已露嫩芽,估计他打得不是灭草剂便是灭虫剂。
       说明来意——希望他在王村镇文学沙龙发挥积极作用。
观粮与老申是同村老文友,活儿也干完了,欢喜不尽,客随主便,我俩就登岸回家。
【牧野文化行】拜访河畔诗人申东海 - 迟  夫 - 空名庐
【牧野文化行】拜访河畔诗人申东海 - 迟  夫 - 空名庐
        这里春绿掩映,仙境一般。申东海步入家门。
【牧野文化行】拜访河畔诗人申东海 - 迟  夫 - 空名庐
【牧野文化行】拜访河畔诗人申东海 - 迟  夫 - 空名庐
        透过院子工具室悬挂的文革时期文物“二七大罢工”镜子看院落,主人乐在美景中。
【牧野文化行】拜访河畔诗人申东海 - 迟  夫 - 空名庐
        本想,来一张主人独立像,叵耐反光太强,却弄得仙人若隐若现,诗趣、奇趣并添。
【牧野文化行】拜访河畔诗人申东海 - 迟  夫 - 空名庐
        老申,今年66岁,出身于丘陵地带的淇县的一个穷乡僻壤之村。穷村练就了铁汉身心;当兵改变了他的命运,使他转业到新乡、落脚于寺庄顶,育有一子,这个庭院,充满福气。
        但是,总体一帆风顺的申东海,曾有一个不幸,就是夫妇在此盖房落脚没几年,他却中年丧妻……侧墙上,由朋友书写的横幅内容“石转运来”,便是再婚夫妇新建家庭的心愿,续弦后的夫妻俩恩爱有加,横幅中的“石”字音切于“时”。却原来,石,实乃新爱夫人之姓也。诗人的内心世界,何其丰富。夫妻和谐,可见一斑。此亦我等所祈惟愿,现实亦果然。只可惜,石夫人今天岗位加班,中午不回来,所以,观粮所摄镜头里,欠缺一项风采。
【牧野文化行】拜访河畔诗人申东海 - 迟  夫 - 空名庐
        老申总爱翻看的是本什么书呀,那么用心。
【牧野文化行】拜访河畔诗人申东海 - 迟  夫 - 空名庐
         哦,《绿音诗集》,申东海著!
【牧野文化行】拜访河畔诗人申东海 - 迟  夫 - 空名庐
         绿音者,取绿色军营的心声之意。申东海,是穿过多年绿军装,踏过非洲土地、见过世面的人。他1969年底,在老家淇县入伍;1986~1988年,作为装甲部队军事专家组成员,赴扎伊尔履行国际主义援助义务,完成任务后回国归队;1995年底,从部队转业到新乡环卫处工作。
【牧野文化行】拜访河畔诗人申东海 - 迟  夫 - 空名庐
       《绿音诗集》,是老申年轻时在部队1973年起至1995年所创,转业前夕告一段落,请部队战友用始兴的电脑打字、结集成册,收入其诗作近200首。可以说,这本诗集,是老申有生以来之至爱。迄今,观粮还收藏着当年老申所赠。现在,老申自己手里仅剩这一册了。
【牧野文化行】拜访河畔诗人申东海 - 迟  夫 - 空名庐
         转业分配到新乡环卫处工作以后,到2008年底退休至今,这些年,申东海依然未断其“绿音”诗作之情结,并且与时俱进,老树发新枝,除了写诗填词,还爱上了楹联创作,早在2003年他就加入了新乡市诗词楹联协会(简称市诗词学会)。这些年,他又创作了三四百首诗词,有不少作品发表在诗词书籍和《牧野诗词楹联》杂志上。此外,近年来,申东海还在独自寻根、探索“中华‘伊甸园’”课题。
        诗人申东海,对筹建王村镇文学沙龙,充满信心。
        愿老申,在河之滨,开荒种地添诗韵,继续前进!

~~牧野大地天仙真人空名君观粮 手机拍摄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