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空名庐

从事基层教育、新闻、宣传多年,落脚于文化。虽未虚度年华但无所谓成就。空有其名耳。

 
 
 

日志

 
 
关于我

我之缺点别人没,我之优点别人有。四舍五入认俩字,俺这脑袋会干啥,里边装着思想家。 已创作微奇小说550、上传手机摄影10000张。

网易考拉推荐

【风中玉树先生作】回首明月下西城——我看迟夫文章  

2016-03-15 01:22: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表于 2012-11-5 11:39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回首明月下西城——我看迟夫文章


                                                                                        文/风中玉树
              ----------------------------------------------------------------------------------------------------------------------
   喜欢秋天,因为秋高气爽是收获的季节,纵笔成文,难得的潇洒;
  畏惧秋天,因为秋风萧瑟是漂泊的江湖,掩卷无语,难免的伤逝!
  正是: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入秋的榴花文学呈现一种热闹,而这热闹源于一个人的文风——抱歉,我不知道该用那个词,我宁愿所有的争论仅限于“文风”。我不认识迟夫先生,对其所有的了解完全源于他在榴花文学的发帖、回复。在此,当我就文字对其评价的时候,我,自然也只限于“文风”。
  ——迟夫的感受:荣幸骄傲若闪电,不幸屈辱如车辙。(迟夫《中国通史》、《世界通史》有感)对于这句话,先不说是否存在争议,毕竟这是迟夫本人的看法,无可厚非。但是他接下去说,“取这种观点者是将不幸或屈辱视作地毯;同时亦将荣幸或骄傲比作蓝天。”这使人有一种疑惑:“持这种观点者”是迟夫本人的观点,还是别人的观点?其次,“不幸和屈辱视作地毯”表明的观点无非是把不幸屈辱做动力踩在脚下,那么“地毯”代表了什么呢?同样,“蓝天”在荣幸骄傲的比喻中又有什么深意呢?
  文忌直白,但是在引起读者共鸣的时候必须有条“意在文章外,心自笔墨中”的桥梁吧?
  显然,迟夫这段话使人想起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中那就名言:““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个人以为,托老这句话其实也存在争议:凭什么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央视整天在询问:“你幸福吗?”难道说幸福还有所谓的标准吗?又凭什么说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二战中小日本给中国多少个家庭带来了不幸?难道真的有所谓的“不同”吗?
  不否认迟夫先生手边有《中国通史》和《世界通史》,也不否认迟夫先生确实“读过”。只是感觉:迟夫感受的命题过大而显空。或者说,他的认识不错,但是却没有通过文字写出属于自己的“文风”,也自然没能使读者产生“共鸣”。
  其实对于迟夫的文章还是有过关注,对其很多观点也持有认同的观点。
  
  ——文学能力,首先取决于自身修养,而不完全在于别人培养。倘若你下不得苦修之功,除非你确有天赋,故而不反对你做这个梦。你必须参透生活,盖因你笔下描绘的须得是波澜壮阔、细致入微的场景。这可不是吓唬人的大话,她是历代文人包括破落文人和文学巨匠告诉我的,我再告诉你,抛砖引玉。(迟夫)
  上述所言,还是那句话,有需要斟酌的地方,但是,迟夫先生的主要观点,还是值得认同的:“文学能力,首先取决于自身修养,而不完全在于别人培养。”不正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的诠释吗?“参透生活”不正是所有人不仅是文人必须拥有的阅历吗?而且,能做到“抛砖引玉”确实是文人相轻中难得的境界!
  当然了“破落文人”和“文学巨匠”应该没有什么对立的吧?杜甫、蒲松龄是不是破落文人,是不是文学巨匠?
  个人以为,迟夫现象在榴花文学引起的争论有一个主要的观点:迟夫的文章散、乱,说得难听点就是“土”。
  当然,土不是错,也不能不说是一种不错的“文风”,赵树理不还属于“山药蛋”派吗?
  迟夫或许也是想写出属于自己的“山药蛋”。
  应该说,由于本身的文学修养缺乏逻辑性、连贯性和一体性,使迟夫的文章显得……怎么说呢?有点不伦不类吧?
  ——愚公率子孙邻居忙着搬挪门前两座大山,一叟领个小屁孩比比划划来到工地,大老远邪呼:老伙计—还没死哩?呦,智叟老弟呀…不碍事,我蹬腿喽还有孩们嘛,嘿嘿啥事?啥事,我说你你不听、外地和尚会念经,这是我请哩海货聪明哩一休!海货:我心疼你,我看叫我开发咱分红!愚公:我家山水我当家,俺有悟空、嫦娥都比你强,回家顾你哩嘚嘚呛!(迟夫《愚公外传》)
  要说明的事,愚公移山的时候,可没有邻居参与啊!【观粮暨迟夫注:愚公的邻居孤儿寡母的也参加了挖山劳动。】
  可以说,这篇文章读起来确实有着特殊的乡土气息,就像普通的唠家常,没有一点做作。但是“我”与“俺”同时出现,显得文风不统一,其次,“率子孙”、“搬挪”、“一叟”属于很标准的文学措辞,但是“小屁孩”、“比比划划”“邪呼”又是很浓重的方言口语,这,是作者迟夫先生应该注意的问题。【观粮暨迟夫注:观粮灵活在外地有意把古代汉语、现代汉语、地方俚语实行“三结合”,进而尝试形成迟夫自己作品的独特语句。】
  ——日伪时某正午,新乡城某饭馆,顾客吃饭,外边嘀铃铃停放洋车,闪进一人跺脚:好大的灰尘—皮鞋!堂倌高喊让座。来者毫不眼生迈进当间扫视一周并不落座、然后摘礼帽眼镜狂嚎:好热的天—中分发牛舔般!刚下火车、吃了条红鱼—金牙!敞开绸衫:不很饥—铜扣宽带!阴天凉腰—盒子炮!手腕也疼—表!皇军……还要说啥显摆,席间人饭碗筷一丢争先恐后齐动手……(迟夫)
  说实话,刚看这篇文章的时候,居然没有看懂是什么意思,只是琢磨了几次,才感受到,原来重点是最后的“动手”!虽然说写小小说想来注重的都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点睛之笔,只是,如果这是现实,看到这样一个汉奸式的任务走进饭店,老百姓敢动手吗?文章是编出来的,但是文章也要有艺术的真实性。再说,写小小说讲究的事奇、密、微、新,可是本文似乎还欠斟酌考究。
  心无平镜世界歪,胸有朝阳百花开!
  裂镜照人不照己,片面自诩妄盈虚!
  莫迟缓时代召唤,若歇肩必图高远!
  该出山铁臂担天,一挥手神来春秋!(迟夫:自励之语,与友共勉)
  不了解迟夫先生的经历,自然对迟夫先生的文学修养不敢妄加评论。但是总得感觉,迟夫先生确实读过很多书,而且对文学也有自己的悟性,只是,对一些文学的基本法则却还有点欠缺。文章的章法,文字的提炼,诗词的结构,篇幅的规则,都需要系统的研磨学习。
  ——家藏图书,我以为福、我以为富!(迟夫)
  迟夫先生对书籍的爱护值得学习,反正本人确实汗颜,不要说当年上学的课本资料,即使现在也难免随地丢弃。当然,家藏不如心藏,胸中自有三千甲兵方能将一生用在先天下之忧而忧的行动中,真正使文友感喟:微斯人,吾谁与归?
     ——十多年前迟夫说:前三十年主要成绩,是利用所学知识、自身能力教学,为本村、本乡、两区群众和政府写了一些新闻报道,并给好朋友们一些帮助,得到别人帮助更多。为家庭作事太少!是一个清白人,遵纪守法的规规矩矩做一个中国人,无愧于世,是一个平常人!总之,该作的事都作了。
  后三十年,让历史去证明吧!
  一杯香茗一杯酒,半品文章半品心!不到之处,还望迟夫先生谅解。
  正是:
  掩卷封书叶飘零,
  问君何处觅春风?
  倚窗意阑醉长夜,
  回首明月下西城。

~~~~~~~~~~~~~~~~~~~~~~~~~~~~~~

转载语:

        观粮暨迟夫 之所以 满腔热忱地转载这篇文章 实在感激、感动,旨在感谢不曾谋面的良师益友风中玉树先生对我的批评帮助和极大的鼓舞!风中玉树先生,观粮一直在寻找您——干杯敬谢!!
      作为文学门外汉,观粮暨迟夫 得此良师益友足矣!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2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